承平五年元月,天气已是反常的和暖,长江以北河流居然纷纷开冻,朝野上下不禁都有了一丝兴奋:大秦主要还是以耕作为主,元月天气冷倒是不怕的,因为还没有插秧。/一起读小说但北戎最怕就是早暖紧跟着倒春寒,将已经抽条的牧草全都冻死。今年气候的反常,对大秦是比较有利的。

    也因为今年长江以北几条河道上冻的时间都很短,开冻得也早,才过了正月十五,京杭大运河上就已经有了不少船只来来往往。毕竟不论是什么时候,逐利追名者,也总是熙熙攘攘匆匆忙忙,决不会停下脚步的。

    七娘子放下手中的书本,又望向了窗外的风景,紧了紧手中的暖炉:虽然逐渐接近江南,天气已经并不太冷,甚至有了一点阳春二月的暖意。但今年冬天她特别怕冷,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离不开暖炉。

    她才一动,立夏就轻声道,“要不要关上窗户,免得吹了冷风?”

    身边又有人说,“还想不想吐?想的话,叫权子殷再开一帖药给你吃。什么神医嘛,连晕船都不会治。”

    言下之意,对权仲白居然还有很大的不满。

    七娘子白了许凤佳一眼,“我没事啦。不要我一动,你就当我有事,我是活人,会喘气的。”

    许凤佳哈哈大笑,和立夏交换了一个眼色,两个人又安静下来,不再打扰七娘子,七娘子也就继续看向了舷窗外缓缓移动的山水。

    会在身子沉重的时候跟着许凤佳南下广州,是连七娘子都没有预料得到的——过完了大老爷的大寿,许凤佳立刻就得到了自己的新任命,皇上将他任命为广州将军,开春后南下广州,准备收拢舰队,护卫广州一带海域,尤其是要驱逐走近几年在沿海一带比较活跃的南洋水盗。

    由于大秦打过海战的人,估计除了孙立泉也就是许凤佳,这个任命的确推无可推。而军令如山,许凤佳也不可能等到七娘子生完孩子坐了月子,进了夏天再下广州。他又受到往事的刺激,决心将七娘子带在身边,决不重演故事。因此便一心要带七娘子到广州去生孩子。

    这件事当然在京城许家激起了轩然大波,但由于许凤佳的态度出奇坚决,七娘子也更愿意到广州去过自己的小日子,而不是在京城镇日于贵妇圈中打转。

    少了四房、五房,于安于平又已经在年前年后嫁,于宁和于泰的婚事倒不在眼前,府里这几年来已经没有过多的大事需要操劳,还有大少夫人从旁襄助。七娘子不必一定留在京城打理家务,许夫人最终态度还是软化,认可了许凤佳的决定。这也就促成了七娘子以怀孕五个月的身子登上河船,才过了正月初四,便顺流而下,往广州而去。

    许凤佳本来是有意高薪将钟先生聘请上船,带到广州去做自己的私人医生——自然这接生婆子,七娘子似乎早预备好了——这样在船上有事也可以随时支应,不想权仲白恰好要到苏州一带去亲自验收一批上等的药材,顺便考察从西域移植过来的一批药材能否在苏州繁衍成活,已经向宫里请出了假来。因此两边正好一起上路,许凤佳还扬言,“要把你拐带到广州去,住到杨棋生育之后再放你走。”

    权仲白是否有兴趣去广州看看,七娘子倒并不知道,她一路上其实也没有多少状况需要权仲白的照顾:或许是因为很重视保养,这一胎并没有给七娘子带来多少苦头,成长得也很健康,最近孩子已经会在七娘子肚子里上演全武行,愉快地翻来覆去了。

    也就是前几天船行比较颠簸的时候,七娘子有了一点晕船的征兆,许凤佳顿时下令船队缓行,权仲白又从一仓的药材中选择调配,给七娘子配了一味平复胃气的方子。七娘子吃了之后已经没事,许凤佳却还是并不放心,和立夏一道紧紧地傍住七娘子左右,令她很是啼笑皆非。

    “好了,我真的没事。”她又打许凤佳,“眼看着就要到苏州了,你还是去看着两个孩子,码头一带船多,别让孩子们闹出事来。”

    这一番南下,大太太曾经非常积极地希望七娘子将两个孩子留在京城。许夫人也有类似的意思,七娘子却都一一婉拒。一来,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从小见识广阔,对两个孩子大有好处;二来,许夫人毕竟年纪大了,难免照看得不周到,很多时候也许过分宠溺,把四郎、五郎养坏了,七娘子将来也没法向自己交代;三来,孩子们亲不亲自己倒是无所谓的事,但和许凤佳之间的感情还是要亲近一点。免得将来和平国公、许凤佳一样,父子之间总是有一些说不出的心结,谈不上亲密无间。

    至于大太太怎么想,七娘子就懒得去揣测了。许凤佳是亲爹,他要把孩子带在身边,大太太能怎么说?她对四郎、五郎如何,大家有目共睹,两个孩子粘她未必比粘许凤佳来得少。大太太要把担心她谋害孩子的话说出去,自己就先不要做人了。

    以她现在的处境,其实已经不必太在意外人的看法,只要能问心无愧便已经足够。因此七娘子这几个月来,对四郎、五郎反而越随意,没有了以往的小心翼翼。她觉得这一胎之所以这么顺,也和她无所用心,有很大的关系。

    许凤佳动弹了一下,懒洋洋地道,“我不去,立夏去把两个小捣蛋叫进来吧,一早上都在甲板上野,也不知道进来看看娘。”

    立夏笑着出去,没有多久,就带回了两个一头是汗的小顽童。——四郎、五郎都要较同龄人高而且健壮,今年才五岁,甚至要比六岁、七岁的孩子还高大。

    “娘!”两个孩子都冲到七娘子身边来,又冲到舱外洗了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七娘子的肚子,五郎就指着许凤佳嘲笑,“爹真懒,太阳晒屁股了,还在床上躺着。”

    七娘子微微一笑,柔声道,“还不擦了汗换一件衣服?仔细一会吹了风着凉,又要打喷嚏。”

    两个孩子于是又短暂离开,过了一会,打扮得整整齐齐一脸洁净地进来,四郎又问,“咱们在苏州能住几天呀?”

    水路走到苏州,再往广州走路线就比较丰富了,很多人会选择海路,虽然慢一点,但是比较更平稳。许凤佳便决定在苏州停留几天整修一下,也让孩子们熟悉一下百芳园,一边安排海运船只在宁波等候,视七娘子的情况慢慢开过广州去。不过因为要赶上季风气候,所以在苏州也只能停留四五日而已。七娘子本来懒得折腾,但看四郎、五郎十分渴望,便也觉得在苏州停留几天也不错。

    许凤佳漫不经心地和四郎、五郎说了几句,便道,“大概四五天总有的,爹可以带你们去小香雪看看梅花,不过娘就只能在百芳园里住着了。”

    他又问七娘子,“这一次去住在哪里,定了没有?”

    七娘子摇头道,“我想着百芳园里很久没有住人了,还是看看玩玩罢了,住还是住在专门的客院,那里经常有人居住,人气旺盛一些。”

    百芳园也是门庭冷落许久,许凤佳自然没有太大异议。四郎、五郎又已经连珠炮问,“苏州有什么好吃的?娘,我想吃酱排骨。”

    “我想吃黄鱼面。”

    “还有还有……”

    随着四郎、五郎的吵闹,船身生轻微的碰撞,立夏推门而入,笑道,“船行靠岸,请世子、夫人起身。”

    #

    难得到苏州来,七娘子是没办法上街不说,许凤佳洗去一身尘埃,就带着两个孩子去街上玩乐。七娘子倒是好整以暇,在余容苑里洗了澡,又睡了一会,才起身见了来请安的董妈妈,笑着问了几句乞巧的近况。

    董妈妈对七娘子自然十分恭敬,“现在也有身子了,这一次想来请安,偏偏不大舒服,我就没让她过来……”

    七娘子想到前情,也为乞巧高兴,“好,董妈妈要看到第三代啦。”

    她在江南也是有产业的,两个账房也进来请安奉帐,还有纤秀坊的管事,田地上的管事……立夏和上元忙着对账,七娘子当然是无所事事。在余容苑休息了一晚,第二天起来就有人上门请他们一行人去吃酒。

    自从大老爷高升,江南总督一职常年虚悬,李家任满调离已久。倒是诸总兵一直在江南落地生根,还有许凤佳在太湖一带留下的老下属们也有留在当地的。权仲白有很多事要办,根本无暇应付,许凤佳向诸家解释过七娘子身子沉重不便应酬,余下人等一概婉言谢绝,只是陪七娘子在屋内休息,连七娘子让他出去走走,他都婉拒。

    眼看天气和暖,七娘子就动了念头,带两个孩子进百芳园里游玩。这时刚进二月,因为天气暖和,不少花朵开放,园内直是莺飞燕舞,鸟语花香。四郎、五郎在京城的狭小园林里住惯了,一进来可不是眼花缭乱?当下就要去爬假山,七娘子忙喝住道,“先到月来馆,看看你们娘亲从前住的地方。”

    于是就带着孩子们进了月来馆:因为五娘子之后,这里便再无人居住,是以除了一株大无花果树与一头老黄猫之外,并无可看之物。七娘子在门外粗略介绍一番,这里是去世了的娘从前起居的地方,那里是她的卧室……

    因家具都搬到京城去收着了,月来馆余下的无非是几间空屋。四郎、五郎听得一脸无聊,五郎便去逗树下的老黄猫,老黄猫喵地一声,倒是过来蹭了蹭七娘子的鞋子。

    七娘子望着它,倒是想起了往事,一时间,她的声音悠远了。“这是五姐养过的斑斓虎!不想这么多年物是人非,它倒是还在。”

    果然,斑斓虎也认得谷雨、春分,对两个人也很是亲热了一番,才慢悠悠地跳上了无花果树。

    两个丫头自然是一阵唏嘘,七娘子又屈指道,“算一算,五姐八岁的时候抱来养的,今年她冥寿也二十一了……十三岁了呢。”

    四郎、五郎听说是五娘子养过的猫,倒是来了兴致,围绕斑斓虎大呼小叫起来,好在老猫脾气好,孩子动作也不大,两边倒是玩得起劲。七娘子看在眼里,微微一笑,又别过身擦了擦眼睛。

    许凤佳没有说话,只是将手放到七娘子肩上。

    七娘子靠到他怀里,低声道,“以后要是爹娘那边想出手百芳园,我们就买下来吧。”

    顿了顿,又道,“在各院子里都埋一块石碑,写着这里住过谁,又有什么际遇……这月来馆里,要写着因一株无花果树得名,曾经住过杨家的一位小娘子……再写一些孩子们想对五姐说的话。”

    许凤佳低沉地道,“好。”

    顿了顿,又道,“那再往里小香雪里面,就写一写你六姐的故事好了,一个庶女成为宫中贵妃,实在也有几分传奇。”

    七娘子明知道许凤佳是在逗她开心,仍不由得微微露出笑意,招呼两个孩子,“到小香雪看看,梅花现在不知道谢了没有。”许凤佳便命人抬了小暖轿,七娘子上了轿,一行人慢慢地从万花流落一路绕到了小香雪。

    七娘子就一路指点,“这里是及第居,你们舅舅从前就住在这里读书。那里是百雨金、聚八仙,百雨金里时常拜访牡丹,聚八仙是琼花。啊,溪客坊——看到荷叶了吗?从前你们三姨四姨就住在里面。”

    “还有万花流落,我们在里头划船。七里香……噢,小香雪到了。”七娘子远远就闻见一段梅香,两个孩子更是早已经奔到了前头,都稀奇道,“这园子真大啊!比家里的小萃锦大多了!”

    小香雪的院子自然是锁着的,七娘子下轿来,也只是看了看梅花,这一片梅树倒是都开过了,只有几树梅花未谢。孩子们又欢呼起来——觉了梅林里的秋千。

    五郎顿时就要荡,纵身上去,却又立刻跳了下来:这麻绳自从六娘子进京,也不知道几年没换,风吹雨打,早已经吃不住劲。五郎一跳上去,便有一边绽开,要不是他敏捷,险些就要跌倒。

    众人赏玩一番,便又从西边绕出去,一路过了长青楼,七娘子又命人开了门,带孩子们进了南偏院走走。再从朱赢台拐过来,才带孩子们进了玉雨轩。董妈妈却是早开了玉雨轩的门,布置开来,让众人在里头歇息。

    七娘子这一趟行动下来,也很有些累了。孩子们却并不疲倦,缠着七娘子听她说了几个玉雨轩里的小故事,便又呼啸而出,这一回是再拦不住,要去爬假山了。谷雨、春分于是匆匆而出,跟在后头大呼小叫,请小祖宗安生一点。七娘子稍微一打盹儿,再睁开时,立夏上元也不知去了哪里,只见到许凤佳站在院子里,负手赏一株梨花。

    今年天气暖,梨花开得早,此时已是一院白雪。七娘子玩心大起,蹑手蹑脚走到许凤佳身边,摘了一朵梨花,别到了他耳边。许凤佳微微一笑,握住了她的手,轻声道,“还以为你要睡着了,正想要不要叫你起来。”

    七娘子笑道,“你在想什么?该不会又是怕我难产吧?”

    此人虽然英雄了得,但却很怕生育二字,一经提到顿时是面色苍白,尤其权仲白说过她容易难产,随着肚子越大,许凤佳一想到这事,有时候甚至会愀然色变。七娘子自己虽然也怕,却不如他这样担心。

    许凤佳便皱眉道,“这种事实在是难以预测……”

    的确,当时生孩子就是脚跨生死门,一旦难产,很容易一尸两命。更别说坐月子期间会有的种种变化,尤其到底会不会难产,以现在医术来说也的确是无法完全预测得到,许凤佳会有此担心,并不稀奇。就是权瑞云腊月生产,有权仲白亲自坐镇,也很是吃了一番苦头,险险人就没有保住。这就把九哥和许凤佳的胆都要吓破了,这一次要不是九哥要下场科考,自己都恨不得要跟来广州。

    倒是七娘子已经想通:她尽量按照后世习惯科学养胎,如今胎儿似乎也并不太大,这都要难产而亡,那就是老天收她。

    “我从小到大,度过了多少难关。”她就笑着安慰许凤佳,“这最后一道难关,难道还过不去?你小瞧我么?”

    许凤佳不置可否,嗯了一声,七娘子又道,“再说,这最后一道难关前折损了,我也不会甘心,多半还是要再求一次机会,重来一次。我一世求存,就等着生完孩子之后,从此不再生存,开始生活。老天不会为难我的!”

    或许是她的自信神态,也感染了许凤佳,少将军面色稍霁,又故态复萌,嘲笑七娘子。“你是求存?你锦衣玉食,你都要求存,西北那些边民们那就叫挣命了!”

    七娘子微微一笑,懒得理他,只是靠在许凤佳肩头笑道,“还记不记得你在这里问过我什么?”

    曾经她很不快乐,生活对她来说,只是生存中必须遭受的苦难。曾经她想要放弃,用死亡来结束似乎永不会静止的厮杀与挣扎,曾经她想要逃避,想要用麻木的桃花源生活,用一个没有血肉的主母来要求自己,安于孤寂。

    即使是现在,她的生命依然带着灰色,她没有享受到生活的乐趣,青春的滋味,就已经要为一场生产做准备,而这一仗,她也没有必胜把握。

    即使熬过来,她的未来也依然充满遗憾充满未知,许家深陷政治中心,富贵要在险中求,将来杨家、孙家、牛家……无数的政治风暴引而不,或许哪一个就是许家的葬身地。还有大太太、四少夫人,宫中的皇后、牛淑妃……都会是她、或者她亲人的敌人。

    而且,她一直觉得她还没有开始了解许凤佳,在过去的那段日子里,她一直太忙碌。或者两人依然并不太契合,度过了这一段同舟共济,同仇敌忾的日子,随着彼此了解的加深,他们会同床异梦,同室操戈……

    但忽然间就在这一刻,许凤佳从身后抱住了她,在她耳边轻声问,“杨棋,那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他的声音沙哑低沉,语调充满笑意。

    就在这一刻,七娘子心里涌上了一股难言的暖流。她知道未来还有数十年时间,让她从容地学会爱一个人,让她和许凤佳之间慢慢地互相了解。

    一切风雨已经过去,在未来,她将不仅仅只是生存,有一段生活,等她展开。

    她笑着说,“许凤佳,我预备把下半辈子,都用来回答你这个问题。”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给手机党,新文书号1417276~

    完结了,大家冒泡吧!哈哈哈,庶女后记见下xd:

    生存结束,生活开始,本文也该完结了。来,让我在新鲜完结,存稿38章(炫耀)的情况下写一下庶女的后记,哈哈哈。

    会开始写文其实还是满意外的,最开始因为爱看红楼,比较想写一个红楼同人,于是写,于是崩,一直崩到了完结,没有剧情大纲没有人设和故事线的结果就是我到后期根本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速度也超级慢。而且中间因为很多原因我写得断断续续的,到后期是烂尾完结。

    然后期间我的兴趣还转移到别的领域,等到10年12月的时候我忽然间觉得我也可以写一本bg长篇小说,然后那段时间看了一些明朝相关的文章和资料,又觉得正德是个很有趣的人,于是我就非常自以为是地开了一个很宏大的篇章(自以为是),然后去写了……然后扑街了,不过这一次我学会了打人设,写大纲,以及写一点故事线。虽然到后来依然还是有一点写崩,以及速度写得很慢,觉得写得很艰涩。不过完结皇后后,我感到我开始懂得怎么说一个故事了。但是要说好一个真实历史朝代背景,以及和天下有关,需要历史人物出场的故事,还是太难了。要做太多的功课,以及受到很多的限制。所以在写完皇后之后我希望我可以写一个场面比较小的故事,自由度也希望能高一点,于是我就写了庶女。

    庶女当然是到目前为止我最成功的一本小说,它的诞生有受到庶女攻略的影响,当时我看了这本书的前两三百章之后(大概看到了十一生产?),感到她的风格一方面很迷人,一方面又稍嫌平淡,虽然说是攻略但攻略的部分比较淡,所以我感到想说一个斗争的风格很强烈,矛盾激烈而又比较琐碎细致的故事。想要写一个比较会为了生活压低脊梁的女主角,所以这就出现了我笔下的小七。

    小七的性格和我当然十分不相似,她比较苦逼而我比较二缺,大概她代表了我必须向生活低头的时候希望自己做到的理想型吧。她是一个非常现实而非常精明的人,虽然也善良,但更注重自保。而她所处的环境也只能让她别无选择地越走越深,事实上如果她是个真实的人,我想她是不会得到她的许凤佳,她可以拥有极度优越的物质条件,但她依然是非常寂寞的。我给她开的两个金手指从头到尾只有穿越与爱情,当然也是因为没有爱情线的话就太缺乏戏剧性了。我想全面认同小七的人不会太多,但在生活上有过挫折和无奈的朋友也许会更喜欢她一些,当然也许不会。另外很多读者朋友似乎觉得讨厌小七对我这个作者的打击会很大的,这个要纠正一下,我笔下所有的人物理论上来说都是我的小孩。小七不过是其中一个,你不喜欢她去喜欢别人我个人来说是无所谓的……而小七面对的困境和道德难题,实际上是体现了我个人的一点想法。我不大喜欢在宅斗文中还保持着全部清白的女主角,我想既然是争斗中的一方,那么她必定会有需要脏手的时候,而出色的权谋虽然会是她的一个技能,但在很多时候也会成为她的一种负累。她不可能一边算无遗策一边心地纯善,这样的人根本从现实中来说是不存在的。从这样的角度来说,小七不讨一些人的喜也是挺自然的事,我想角色的争议性也是真实性的一个表现。

    这本书写作上得到了很大的收获,我学会了打很丰富的大纲,打小纲,写章节提要,画故事线、做人物图表。因为要写一篇长达144万字的文章还是需要一些细致的准备工作。当然也有失误,比如说我开始想百万字完结,一天五千一个月15w,多加更几次半年完结。但事实上我写爆了,写爆了50w字……连载了9个月,汗。最大的收获就是我开始学会说好一个故事,生存手册前期我试验了蛮多技巧,现在看来反响还是不错的。到后期我觉得庶女的行文节奏还是慢了点,但是为了维持一个统一的行文风格还是保持了一个节奏。我想下本书行文节奏会更快更紧凑一些,我希望大概六十万到七十万能完结,最多不要超过一百万字。

    写庶女的另外一个收获是现我更喜欢架空世界,这样我可以自由自在地构建很多我想要的细节,更重要的是可以把时间更多地花在写文上,所以庶女系列会有四篇文,庶女第一篇,嫡女、主母还有孤女三篇,都上了写作列表。当然,也可能随着情况的变化难产也不一定。我想写完这四本书后整个大秦世界会变得更加的丰满。对了,关于这一点要纠正一下,大秦不是大清,它本来是要叫大云的,但我第一次写的时候打错了后来就将错就错。就设定来说,这是一个接续了明朝的汉人王朝。不过当然,还有一些坏习惯是改不掉的,并不是每个戏份吃重的男角色都喜欢女主,这是我改不掉的坏毛病。我不大喜欢所有出彩的男人都喜欢女主的设定,太玛丽苏了,所以其实这本书的四个男角里只有许凤佳是真心喜欢小七,其余的三个男角色虽然生活轨迹和她有过短暂的交叉,但并没有无可救药地爱着她。我想这个坏毛病(如果是毛病的话),我是不会改的,不过续集里的感情纠葛会比这一本多一些。

    废话这么多,让我谢谢我可爱的责编,在一直受到我骚扰的情况下没有掐死我。我的朋友桥夕和茂林修竹对我的支持,尤其是竹子她本身不看宅斗但老帮我看文,还有我的好朋友芒果,庶女的存稿大概在开始很长一段时间里保持了30章,最窘迫的时候是3章,在后期大部分时候是10-20章,12月4号存稿完结的时候达到了38章。大量的存稿保持了我在修改和添减细节时的从容,但也使我在很多时候迫切地需要一个读者的新鲜意见。小芒果从庶女存稿10章还没有表的时候开始,已经为我阅读了存稿,并且提出了很多宝贵的意见,揪出了很多错别字和小虫子,八个月以来基本每一章都是先得到了她的认真评语再和大家见面。期间她出差……出国旅游……的时候我还会把稿子mail给她,她用手机来看完回复,所以说这本书能取得一点成就和金钱的话,其实和她的帮助是分不开的。当然在大家看完这篇后记的时候她肯定是又已经为我看了新文存稿哈哈……

    最后,要感谢一下一直支持本书的正版读者,说老实话,没有金钱激励,谁也不想一天到晚在电脑前码字,出去玩玩不好吗?我是个现实的人,是你们为我付出的金钱激励着我开动脑筋尽量将这本书写好,按时更新以便不辜负大家的等待。我希望我做的很好,虽然我知道我无法让所有人满意,但我想我还是至少做到了一点:按时更新。庶女连载到现在基本上是日更,偶尔两次没有更新也是因为太抽,第二天都有双更补上。这一点是我对v文正版读者最基本的保证,谢谢你们愿意为了我花钱,这已经是对我最大的爱。在为我花钱之后还愿意为我留言,写长评的读者们,更加谢谢,虽然因为码字比较忙,到后期比较少回复评论,但每一个人的评论我都有看,是你们一直支持我走下去。千言万语感谢真是说不尽的,希望大家可以一直喜欢我说的故事,愿意为我花钱,我们能一起互相扶持着走下去。

    最后的最后,关于下一本书,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把故事说得更加的完整而细腻,情节进行得更合理更精彩,爱情线的部分多一点,男主角不要老是打酱油,在考虑大纲的时候还是要把男主角那边多做一点戏份(擦冷汗)。我想我可以进步的空间依然还很大,我希望下一本书不会让大家失望,也希望大家能支持大秦系列,支持这四个其实关系还满紧密的故事xdd。在此附上新文连接,希望大家用收藏和留言砸晕《嫡女成长实录》!

    ps当然,小七和小许会是下本书的配角,事实上,许先生还是下本书初期比较吃重的角儿~一些在庶女里比较出彩的配角,在续集里也会有很精彩的表现。

    再ps忍不住说一声续集的男主角之一,他姓桂xddddd

章节目录

庶女生存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御井烹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御井烹香并收藏庶女生存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