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卡波依抱着卡塞冬泣不成声,魔帅卡斯罗和十余名魔族残存的高手默默地站在一旁。

    卡塞冬满脸的皱纹,老态龙钟,浑浊慈爱地望着卡波依,笑道:“乖女别哭,你一直是本尊的骄傲,作为我魔族新一任的魔尊,你应该更加坚强!”

    卡波摇着头泣道:“女儿不要当魔尊,我要父亲您好好的活着!”

    卡塞冬伸出满是皱褶的手为卡波依拭去脸上的泪水,笑道:“别说傻话,以后魔族就靠你了,不要试图去找韩云报仇!”

    卡波依泪如泉涌,伏在卡塞冬怀中放声大哭,她知道父亲伤得很重,连元神也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已经日薄西山,命不久矣。卡塞冬轻拍着卡波依的后背,轻道:“我已经跟韩云达成协议,只要在他有生之年,我魔族不能踏入仙界半步,修仙者同样不能进入我天魔域,韩云是个信守承诺之人,言出必行……”

    “不行,我一定要杀了他为爹报仇,还有那个昭瑶,女儿也不会放过她!”卡波依抬起头厉声道。

    卡塞冬叹了口气,卡波依吸了吸鼻子道:“父亲放心,待我魔族休养生息到足够强大的时候,我才会找他报仇!”

    “你是魔族的新主,一切皆由你自己作主吧!”卡塞冬默默地合上眼睛。

    …………

    昔日生机勃勃的仙界神木现在枝叶凋零,只余下光秃秃的枝杆,衰败迟暮,整个仙界仿佛都因为神木的凋蔽变得死气沉沉。山不绿了,水不清了,风不扬了,连云絮也变得沉重,到处是崩毁的空间黑洞,所有人的心情除了沉重还是沉重。

    百花谷。

    韩云头发乱蓬蓬的,胡须拉碴,憔悴邋遢,双目无神地坐墓前,三个月来一直是这个姿势,从来没有动过,仿佛变成了一座石雕。

    玄玉死了,就葬在这里!

    昭瑶默默地站在韩云身后,看着韩云孤寂呆坐的背影,心里阵阵绞痛。凌晶宫主和紫帝泪光莹莹地站在昭瑶的身边,小家伙伏在流光怀中抹眼泪,天妍默默地坐在玄玉平时修炼时那块溪中巨石上发呆,追忆跟玄玉相识的点点滴滴。不灭和紫凰等人远远地守在谷口,相顾无言。

    “你好,我叫巫依依,请问上尊韩云是在这里么?”两名女子轻盈地落在谷口,问话的女子身穿粉红裙子,温婉甜美,美眸黑漆水灵,透着一股善良的温柔。

    紫凰和不灭的眼睛却是瞪得大大的,不约而同地落在粉裙少女身后那名绿裙女子身上,此女美得让人窒息,美得让人心颤。紫凰和不灭眼神怪异地对视了一眼,齐齐扭头往谷中望去,发觉谷有也有一抹绿裙俏影,婉如画般站于墓前。

    谷中。

    昭瑶默默地走到韩云的身边坐下,伸手抱着韩云的腰,把脸贴在韩云的脸庞轻轻地摩挲着,温柔地道:“哭出来吧,别憋着,你这样子我们看着都好心痛!”

    韩云目光空洞地望着坟茔,仿佛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昭瑶鼻子泛酸,大滴大滴的泪珠顺着睫毛滑下,沾湿了韩云的脸。韩云默默地转过头来望着昭瑶,空洞的眼神渐渐活了过来,水光凝聚成两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昭瑶一阵心痛,抱着韩云脖子,让他靠在自己柔软的胸口,安慰道:“哭吧,哭出来舒服些!”

    韩云果然放声大哭,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涧月诸女都跟着默默掉泪!

    “玉儿她喜欢花,可是这里的花没了,连草也没了,她一定很不开心!”韩云靠在昭瑶怀中发泄了一会,只觉憋在胸臆间的难受舒缓了不少,抬起头默默地道。

    也许是因为神木枯毁,本来百花盛放的百花谷变成了一片死谷,不仅没有花,甚至连草都不长了,仙界很多地方都开始沙化。昭瑶低下头,俏脸轻贴着韩云的脸,柔声地道:“放心吧,这里很快就会长出许许多多的鲜花,玄玉她会一直开心快活!”

    韩云靠在昭瑶的大腿上默默地合上眼睛,身心俱疲的他很快便睡着了。紫帝和灵晶宫主等见状不禁松了一口气,围坐在昭瑶身边静静地守候着睡去了的男人。

    夕阳沉了下去,露水打湿了诸女的头发。昭瑶默默地凝望着夜空,仿若凝固了的一幅画。凌晶宫主望着昭瑶出神,心里不得不承认她当得起天下第一美女的称号。昭瑶忽然收回目光,转头对着凌晶宫主笑了笑。凌晶宫主俏脸微热,有点困窘地移开了目光。

    “灵儿妹妹,你来换我!”昭瑶轻轻地道。

    凌晶宫玉愕了一下,接着才醒悟过来,摇头道:“还是姐姐你来吧,我怕弄醒他!”

    昭瑶轻道:“不会的,他睡得很沉,没几天恐怕不会醒,我腿有点酸了,这臭猪真沉!”

    凌晶宫主噗的轻笑出声,坐上前把昭瑶替换下来,将韩云枕在自己丰腴的大腿上继续睡,后者果然没有醒来。昭瑶俯身在韩云的脸上深深地吻了一下,心道:“我的臭猪货,好好睡一觉,鲜花便会盛开了!”

    凌晶宫主见到昭瑶当着大家的面亲吻韩云,俏脸微红,不过倒是觉得跟她的距离拉近了许多。昭瑶默默地注视了韩云一会,轻道:“紫云妹妹,灵儿,你们要照顾好他!”

    紫帝现在已经改名叫紫云,所以昭瑶叫她紫云妹妹。紫帝心思灵珑,察觉到昭瑶这话听起来怪怪的,问道:“瑶瑶,你这是要去哪里?”

    凌晶闻言不禁睁大眼睛疑惑地望着昭瑶,昭瑶柔笑道:“我出谷去走走!”

    “姐姐,我陪你吧!”小家伙牵着昭瑶手道。

    昭瑶在小家伙的脸蛋是亲了一下,轻道:“可儿乖乖在这里等云哥哥醒来!”

    小家伙噘起小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腿,沮丧地道:“可是人家的腿这么小,云哥哥的头那么大,不好摆呀!”

    众人不禁莞尔。

    昭瑶轻捏了一下小家伙的脸道:“你就看着行了,等可儿长大再让云哥哥枕着腿睡觉!”

    小家伙闻言才露出笑脸,蹲在一旁托着小下巴认真地看韩云睡觉。昭瑶转头看了一眼安睡的韩云,带着扶苏和流光向谷外走去。紫帝看着昭瑶的背影,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仿佛昭瑶此去就不会再回来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韩云终于睁开了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正是紫帝那张俏丽动人又略带稚气的脸。

    “相公,你终于醒了!”紫帝欣喜地道。

    凌晶宫主和小家伙等都马上围了上来,人人喜上眉梢!

    韩云坐起来伸了个懒腰,问道:“我睡了多久?”

    “都十天啦,云哥哥是大懒猪!”小家伙噘着嘴道。

    韩云拍了一下额头,自己竟然一下子睡了十天,扫了一眼四周没见到瑶瑶,忙问道:“瑶瑶呢?”

    众人不禁都沉默了,小家伙噘着嘴道:“昭瑶姐姐走了十天都没回来,不知去哪里了!”

    “走了十天?”韩云不禁皱起了眉头,目光忽然落在玄玉的坟茔上,只见上面竟然长出了一株绿莹莹的小植株,隐隐有七彩流动,植株四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长了不少小草,小草虽然还短,不过却是朝气十足,生机勃勃。

    “瑶瑶!”韩云心头大震,滋的一声消失在百花谷中。

    “啊!”凌晶宫主惊啊出声,奇怪地道:“他怎么了?”

    紫帝瞥了一眼四周一丛丛嫩绿的草苗儿,轻叹道:“瑶瑶她恐怕不在了!”

    凌晶宫主一愕,吃吃地道:“紫云,什么不在了?你……你什么意思?”

    小家伙也是扑闪着双眼,一脸的不解。一直没有出声的天妍站了起来,轻吐出四个字:“神木之晶!”

    韩云心急如焚,向着神木所在亡命地狂奔,心中忐忑不安:“瑶瑶,你千万别做傻事!”

    枯毁的神木如今已经重新长出了嫩芽,虽然树杆还是光秃秃的,不过焕发出勃勃的生机。那天昭瑶引动神木死亡之剑抽去了神木所有生机,虽然后来撤去了大半,不过由于两种力量碰撞之下把神木上的神木之晶毁了,所以神木才会枯死。

    韩云此刻正站在神木之上,本来已经毁去的神木之晶又重新凝聚了,虽然体积尝小,不过光华流转,让枯死的神木再次重生了。神木之晶中有一团绿色的东西,正是昭瑶身上的神木之心。

    “瑶瑶,瑶瑶她在哪?”韩云激动地大声吼叫。

    扶苏和流光面色惨白,低头默然无语。韩云的心瞬时沉了下去,深吸了一口气,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道:“流光,你来说,瑶瑶去哪了?”

    流光偷瞄了韩云一眼,惴惴地道:“圣女说她是乙木元阴之体……她,以神木之心为引,以她的身体为炉便可以重新凝聚神木之晶,那样神木便会重新焕发生机,仙界就有救了,到时整个百花谷又会开满鲜花,所以圣女……!”

    瞬时如晴天霹雳,韩云只觉头脑一阵眩晕,整个人如坠冰窖,身体晃了几晃,喉咙一甜,呼的喷出一蓬鲜红!

    “公子!”扶苏和流光惊叫着扑上前扶住手足冰冷的韩云。韩云挣脱了两的手人,像一具行尸走肉般向着神木之晶走去,对于扶苏和流光两人焦急的叫声充耳不闻,执着地伸出双手,尽量地往前伸,蒙胧之中仿佛看到昭瑶正款款地站在神木之晶上朝自己招手。

    “猪货!”一把空明清澈又熟悉的声音响起。

    韩云瞬时像触电一般霍地转过身来,本来空洞恍惚的眼神渐渐地聚焦,嘴唇微微嗡动:“瑶瑶!”

    只见一袭绿裙丽影正站在拐弯处,婷婷而立,婉约如画,绝世倾城,不正是神木圣女昭瑶!

    昭瑶只觉眼前一花,接着便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搂入怀中,挤得她难以呼吸。昭瑶轻啊了一声,热烈地回抱着韩云,眼中尽是温柔。

    韩云紧紧地抱着怀中暖玉温香,恍若隔世一般,失而复得让他更加懂得怀中人对自己的重要。昭瑶感受着韩云还在微微颤动的身体,既心疼又甜蜜,把韩云抱得更紧了,亲妮地把俏脸埋在韩云的胸膛。

    “师傅……韩云哥哥!”一把弱弱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韩云这才发觉站在一旁的美丽少女,一身粉红罗裙,温婉善良的目光,甜美可爱的脸孔,不禁脱口而出:“依依!”

    巫依依欣喜地甜甜一笑,清澈的脉脉地望着韩云!

    韩云突然醒起了什么,低头望着怀中的昭瑶,四目相对凝望了一会,韩云终于松了口气。昭瑶仰脸在韩云的唇上轻吻了一下,柔声道:“算你这猪货过关了!”

    韩云呵呵地笑起来,昭瑶不禁白了他一眼,轻嗔道:“笑得真傻!”

    “瑶瑶,神木之晶是怎么回事?”韩云疑惑地问道,不过依然紧抱着昭瑶不放。

    巫依依眼中闪过一抹黯然道:“是她!”

    韩云恍然大悟,以身为炉重塑神木之晶的一定是尸王瑶瑶,她是瑶瑶前留下来的肉身,虽然没有了灵魂,但也是乙木元阴之体啊。

    “对不起,我们本来是想让公子着急一下,没想到公子竟然吐血了!”流光可爱地吐了吐舌头。

    韩云呵呵笑道:“没事,为瑶瑶把血吐光也没无谓!”

    昭瑶俏脸微红地轻啐了一口,心里却是暖洋洋甜丝丝的。

    …………

    酒杯千秋去,弹指百年过。

    落日大如车盖,红似火,霞光染红了西边的天空,绚丽眩目。神木顶部一处树枝上,挨着韩云身侧而坐,晚风轻轻摇着她的秀发,调皮地摩挲着韩云的后背。韩云望着如血落日,半拥着昭瑶动人的娇躯,心醉了!

    “瑶瑶,你什么时候才肯嫁给我?”韩云低头在昭瑶问道。昭瑶白了韩云一眼道:“我才不嫁给你呢!”

    “不嫁给我,那你嫁给谁?”韩云轻刮了一下昭瑶的琼鼻。

    “我谁也不嫁,除非……!”昭瑶柔笑道,目光落在旁边的盛坤玉盘上,一株七玄绛花已经结出了拳头大的蓓蕾,七色瑞光萦绕流转。

    韩云苦着脸道:“玉儿,你都听到了,赶紧出来吧,要不本尊娶不到老婆了!”

    七玄绛花一阵摇曳,仿佛在回应韩云的话!

    昭瑶噗的笑出声来,酸溜溜地道:“不是还有一个人等着你去娶么!”

    韩云面色一正道:“别胡说,天妍说了,她喜欢的是另一个韩云,让我滚远点!”

    昭瑶似笑非笑地道:“是么,怎么有人隔三差五就找上门要学什么空空门的绝技呢?”

    韩云尴尬地道:“她是来看玉儿的嘛!”

    “可儿姐姐等等我!”一把稚嫩的声音突然从下面的树枝传来,紧接着三条人影从拐弯处转了出来,跑在前面的是一名十五六岁模样的绿裙小女,长得祸国殃民,身后是一男一女两名粉雕玉砌的半大小童,跑起来拐拐斜斜,很是搞笑是。

    “灵儿,宇儿,别跑那么快啊!”一把充满母爱的声音响起,紧接着紫帝和凌晶宫主笑眯眯地从拐弯处转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巫依依这善良的小妞。

    “姨娘,爹爹,抱抱!”两个小家伙像商量好似的,小女孩扑入韩云的怀中,那小男孩却往漂亮得不像话的昭瑶姨娘怀中钻。

    韩云哈哈笑着站了起来,在小女孩脸蛋上猛亲一记道:“灵儿真厉害,都要追上可儿姐姐了!”

    韩可儿不满地噘嘴道:“是可儿阿姨!”

    韩云把呵呵笑道:“没错,是可儿阿姨,总可以了吧!”

    韩可儿这才高兴起来,一把将小女孩从韩云怀中抢过来道:“灵儿乖,快叫可儿阿姨!”

    小家伙甜甜地叫了一声:“可儿姐姐!”

    韩可儿面色一黑,使劲在小家伙的屁股上打了巴掌,凶道:“再叫姐姐打烂你小屁股!”

    小家伙哇的一声哭了,韩可儿吐了吐舌头把小家伙交给肉痛的灵晶宫主,逃也似的跑了。

    凌晶宫主心痛嗔道:“灵儿别哭,娘亲下次教训可儿那坏姐姐!”

    韩灵儿抹着眼泪哇哇大哭不止,凌晶宫主没撤了,巫依依笑道:“灵儿乖,让姨姨抱!”

    说来倒是奇怪,小家伙竟然不哭了,扑入巫依依怀中咯咯地笑起来,让凌晶宫主这亲娘妒忌到不得了。紫帝嘻嘻地道:“凌晶妹妹,谁让你平时只顾着修炼,把灵儿给依依照顾!”

    凌晶宫主幽怨地白了一眼昭瑶怀中直乐的韩灵儿,嗔道:“小没良心的!”

    韩云接过昭瑶怀中的小男孩韩宇,问道:“娘亲今天教了你什么本领?”

    紫帝溺爱地望着儿子,这小小混蛋长得像自己,不过性子却随韩云,瑶瑶曾笑言这小小混蛋将来定是个孽根祸胎,专门祸害女儿家。

    小男子孩得意地捏了个法诀,一个小火球噗的便打了出去,谁知火球还在半空就被一个水球给打灭了。韩灵儿咯咯地笑着对韩宇做了个鬼脸:“哥哥你真挫!”

    韩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紫帝嘻嘻地道:“相公,外面有人找你呢,还不快去!”

    昭瑶似笑非笑地道:“是不是天妍又来了?”

    “姐姐错了,这回是两个男的,好像叫白隙和龙若来着,还带着一名冰美人!”凌晶宫主插嘴道。

    韩云闻言大喜道:“他们来啦,哈哈,现在在哪里?”

    “在九霄殿,不灭大哥和紫凰正陪着呢!”紫帝笑道。

    韩云腾身一跃便向着落日凌空踏去,哈哈笑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娘子们,为夫去也!”

    “臭男人!”凌晶宫主嗔道。

    突然七彩光芒闪动,众女轻啊一样,目光齐齐落在盛坤玉盘的七玄绛花上。(全书完)

    ps:打完最后三个字,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随之而来却是一阵空落之感。历时四百多天,《绝品仙尊》终于完结了。一年多的心血浇灌,总算是有了结果。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池子,支持《绝品仙尊》的书友,感谢大家给了我写作的动力,特别是那些订阅了的好童鞋,感谢的话就不多说,90度鞠躬作揖,再旋转360度圆周。

    《绝品仙尊》是池子的第二部网络小说,成绩不算好,但也不丢人。主站点击接近三百万,无线点击四百万,一万六千收藏,红票近八万,这都是池子处女作《仙幻传说》的好几倍。同样,订阅算不得高,但在纵横也不算渣渣级,高订有望破千。这全赖全体书友的鼎力支持以及池子的责编听风小楼的指导、鞭策、提携,在此衷心感谢池子萌呆了的美女责编听风小楼姐。

    另外大家可能会问池子新书的事。嗯,新书估计会在二月份与大家见面,敬请各位新老书友随时留意《绝品仙尊》的更新通知,到时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记住是,到时再战江湖,不见不散。

    最后祝各位书友新年进步,财源滚滚,种花花开,吃饭饭香,养养猪猪壮,把妹妹肥,腰好、臀好、胃口好。春风得意那个马蹄疾呀呀……

章节目录

绝品仙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池边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池边人并收藏绝品仙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