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卫东在一声大叫中醒来,身上湿漉漉的早已被汗水浸透。Ψ百度搜索:ΨΨ网Ψ定了定神才发现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正躺在酒店套房的地毯上,小甜甜正坐在他身边,低低的啜泣着。

    “你没事?啊,真的没事,我们还活着!我们还活着!!!”

    李卫东一把搂住沈甜,连日来的紧张焦虑和痛苦都在这一刻卸下,那种死里逃生的激动根本没有任何语言可以形容。当然现在还顾不得庆幸,第一时间打开电脑登陆混世游戏,却发现服务器已经紧急关停了,再登官方陆论坛,就看上面一片谩骂之声,本来人魔两大阵营攻城战正pk的热火朝天,突然之间天塌地陷,沈甜最后用出的龙族禁术末世降临,毁灭的可不仅仅是永夜谷,而是整个混世游戏,连各大主城都游出现了如此严重的事故,gm甚至连通告都来不及发,直接关闭了主服务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布任何的官方声明。

    李卫东不知道沈甜的终极大招杀伤力究竟有多大,也无估计能把混世主服务器破坏到什么地步,但像这种系统崩溃,没有个一两天的话就是神仙也不可能恢复过来。这就为他争取了足够多的时间,无论是通过钱还是关系,甚至直接派人端掉混世主服务器也就是袁先生这个疯狂程序的母体,都绰绰有余,轻而易举!

    赢了!这次是真真正正的赢了!袁先生这个跟他暗战了整整一年的对头,终于可以彻底埋葬于虚拟时空!

    戒指仍在,这个传说中的神器早已跟他的灵魂融为一体,只要他还活着便不可分割,八格空间里静静的躺着已经跟他灵魂绑定的装备,除了幽灵系带、幽冥之靴和麻痹戒指,还有这一次在游戏中获得的绿色头盔恶魔的微笑,绿色护肩龙骑士的神圣庇佑,绿色盾牌堕落之神的十字文章,以及那柄耗费了几乎全部贡献度、混世游戏中独一无二的暗金色装备烈焰之刃,最后一格空间,是剩下六瓶禁忌之泉的泉水。曾经让李卫东抱以最大希望、却也令他最为头痛的任务卷轴已经不复存在,从此再不必担心没完没了的任务剧情,再不必一次次进入游戏去冒险,李卫东心中的狂喜无以言表。

    捧起沈甜的俏脸,正想二话不说先给她来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激吻,沈甜却哭着说:“哥,狼神死了,为了救我,它……”

    “啊……”

    昏迷前的记忆片段逐渐拼接起来,李卫东终于想起为什么他能和沈甜一同平安回到现实,想起了那个在关键时刻冲破水滴劈开结界的契约宠物狼神。无数次陪他一同出生入死的伙伴,无数次用身体挡在他身前、击败一个又一个强大敌人的宝宝,又一次拯救了他和沈甜,而这也许将是最后一次,从此就成永诀。

    主人,我要走了。

    原来再见,就是再也不见。

    李卫东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狼神牺牲自己救下沈甜,这也许是最好的结局,否则即使是他和沈甜无论谁挂掉,狼神都注定了将随混世世界的崩溃而一同消失。但感情很多时候都不能用好坏去衡量,对于狼神,李卫东从来也没把它看成是一个普通的宠物,从签订契约的那一刻起,它就成为他最忠心耿耿的伙伴,至死不渝的兄弟!

    可是,真的就只能说再见了吗?李卫东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把握住沈甜的小手,说:“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小甜甜,你不是会赎魂术的么,你能帮它复活灵魂,对不对?”

    沈甜黯然低下头,说:“要想复活灵魂,必须有带有它气息的物品,比如尸体或是精魄,哪怕是一块骨头一根毛发,可是狼神是死在游戏世界的,我没办法……对不起!”

    “带有它气息的东西?我靠,就这么简单?!”李卫东就像摸了电门一样,一下子从地上蹦了起来,眼睛瞪的老大,咧着嘴巴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整个人变成一台卡了壳的留声机,“我、我、我、我……”

    沈甜急的忍不住说:“哥哥你什么,倒是快说啊!”

    “哈哈!哈哈哈!我,我有狼神的一滴眼泪!……”

    圣兽之泪!!!

    很多事就如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了一样,谁都没有想到狼神当初流下的一滴眼泪,竟然也是复活它的唯一机会。圣兽之泪也是李卫东唯一忘记跟沈甜说的一件事,开始是因为觉得太过贵重怕小财迷看到眼睛里拔不出来,后来就真的忘了提这码事。而现在,那块硕大的差点被李卫东想不开给卖掉的祖母绿宝石,竟成了他最后的希望……

    狼神复活了。圣兽之泪化作一片灿烂的光华消散,狼神仿佛从漫长的沉睡中醒来,很是惬意的抻了个懒腰,然后不由分说把李卫东扑倒在地,劈头盖脸就是一通乱舔,舔的他一脸的口水。不过当它得知复活它的人其实是沈甜,便立马摇头摆尾的跑过去大献殷勤,毫不犹豫的把自己主人丢到一边去了。李卫东气的鼻子都歪了,tmd价值连城的圣兽之泪就换回来这么个有奶便是娘的货,早知道这样还是换成银子比较靠谱!

    狼神还是那个拉风的土狗造型,以至于无论李卫东还是姚薇沈琳她们带着它出去遛弯的时候都不大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狼神也很不满意这种低调的生活方式,在熟悉了小区的环境之后,基本上就整天看不到影儿了。可怜世嘉小区的狗狗们就都遭了殃,隔三岔五就会有人上门投诉说你家那只大笨狗对我家狗狗耍流氓、我们狗狗纯正英国血统还没有男朋友什么的,李卫东姚薇几个就只能低声下气的跟人家赔礼道歉。小区的公狗们对狼神自然是恨得牙根儿痒痒,不过在某个月圆之夜小区里突然传出一声嘹亮而悠长的啸声之后,公狗们就集体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出现过。

    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危机都彻底揭过,李卫东的生活重新归于平静。混世官方是他先让邹家人通过某些见不得光的途径进行一番毁灭性洗劫之后,再让三爷连轻侯安排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壳子公司正当收购的,作为风头正劲而且已经计划上市的一款热门网游,二百六十亿人民币的价格稍嫌高了一点,不过还可以承受。而收购混世之后便宣布服务器永久关闭,公司就地破产,这在业内业外顿时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各种各样的猜测纷纷出笼,支持率最高的一个观点,是混世收购事件疑为某境外机构洗黑钱。

    混世的一些骨灰级玩家不依不饶开始了抗议讨伐的漫漫之路,李卫东也理解当对一款游戏倾注了感情之后突然发生这样的变故一定让人很失落,但至少失落还能证明我们活着,证明我们这个也许并不尽如人意但还算美好的家园仍然真实的存在着。

    对于那些rmb玩家,只能象征性的给予一些补偿,毕竟网游中烧钱很难统计出一个具体数字,并且有混世用户条款和破产法作为保护,赔算良心,不赔也说得过去,李卫东毕竟不是慈善家,没打算也没那能力做到让每一个混世玩家都满意为止。

    邹长猛、邹长胜兄弟,包括连三爷对李卫东的安排当然很是费解,搞不清楚他会跟一个游戏公司扯上什么瓜葛,但既然家主已经决定了,并且涉及到的资金都是李卫东自掏腰包,并不影响到两大家族的集体和股东利益,所以也就不好干涉什么。

    经过将近一个月的整合,内地邹家和香港陆家基本已经实现了平稳过渡,尽管多少年积累下来的仇恨并不可能一夜之间消除干净,但这个世界越来越现实,两大家族联手能够带来多么巨大的利益谁心里都清楚。而夏若芸的大局观和统筹能力明显要超出李卫东一大截,再加上智囊连三爷的倾力相助,两大家族的主要代表首次面对面协商已经提到了日程上,对于合作的前景,无论是家族内部还是外界媒体都普遍看好,这一点从两大家族的股价飞涨就完全可以看得出来。以陆家为例,从一个月前公布陆氏家主继任邹家掌门人的消息到现在,陆氏集团的股价从32.30港元一路飙升到了44.71港元,简单来说就是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陆氏股东口袋里的财富便增值了三分之一,这么大的利益摆在眼前,还有什么仇恨是放不下的呢?

    其实对于这两大家族的事,李卫东一直以来都不是很感兴趣。他本来也不流连什么掌门人的身份,所以也就尽量不去插手具体事务,尽可能的享清闲。当然有时候当人站上了更高的位置,想完全放下这些负担也是不可能的,邹家现在的境地就比较让人头疼,从之前的军火走私再想做回正当生意,哪有那么容易,与政府以及某些神秘人士的瓜葛也就更加讳莫如深。一个星期前某位神秘领导空降中海,跟李卫东进行了两个小时不到的短暂密谈,李卫东已经尽可能的按照邹家兄弟的嘱咐在装傻充愣了,可临别时那位领导仍然拍着他肩膀意味深长的说了句:“年轻人,不要瞻前顾后,好好干,有前途!”李卫东就只能无奈的苦笑了。

    有时把这些烦恼说给连轻侯听,连轻侯便笑他得了便宜还要卖乖。其实想想也是,为了图谋邹家和陆家的财富,多少人身败名裂甚至是家破人亡赔上了性命,却依然前赴后继,而他李卫东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却阴差阳错的坐上了两大家族掌门人的宝座,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至于些许的烦恼,大概也正应了那句老话,失之桑榆,收之东隅,有得必有失。

    但是渐渐的李卫东也就释然了。未来还有多少年,怎么可能事事尽如人意?人生也正因充满了未知而精彩,快快乐乐的度过每一天就好,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夏若芸自从那次在香港太平山上听李卫东喊出“我有一个梦想”,便明显被他勾搭的有些走火入魔,真的跑去加勒比海买了座小岛,而且替李卫东和一众准老婆们办理了移民,准备等手续下来就去好好享受一下世外桃源的熏陶。李卫东和姚薇还有夏若冰办理了休学,现在他这位陆港双栖掌门人的传奇事迹已经在中大传的沸沸扬扬,而且衍生出n多个版本,基本没可能再像以前一样高调的灌篮、低调的装逼、平静的去享受大学生活了,连带的两位mm也都没办法继续在中大混下去,只能郁闷的跟李卫东一起打包闪人了。

    沈琳也辞去了警察的职务,在这个黑与白本来就不是很分明的年代,以她的较真个性也确实不大适合做这个职业。所以离职之后虽然时不时的还会感觉到失落,但至少良心是安稳的。比较起来林雨萌的玉石公司倒是办的风生水起,这才几个月的时间,生意就已经铺了小半个中国,甚至跟东南亚的一些珠宝商也开始牵头合作。这丫头的商业天分简直可以拍成一部励志电影,当初那个胆怯而羞涩的黄毛丫头,如今已经真真正正的成了一位叱咤玉石界的美女总裁,以至于李卫东每次磨着跟她亲热的时候,都忍不住在她身上捏来捏去,总怀疑她是哪里穿越来的。

    至于沈甜,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且**,不过就在逃出混世世界的当天,李卫东就很无耻的帮她完成了真正的成人礼。如果说林雨萌在商业方面表现出来的天分已经让人刮目相看的话,沈甜在嘿咻方面的造诣绝对让李卫东都汗颜不已。事实上如果不算用手和嘴巴的话,在小甜甜之前李卫东真正那啥过的就只有跟林雨萌的两次,经验还很匮乏,而小甜甜通过午夜小电影摸索来那些姿势和技巧,把久经小电影考验的李卫东都折腾的一愣一愣的,绝对是自学成才的典范!

    但正所谓福兮祸所伏,就在李卫东和小甜甜如胶似漆、热衷于深入探讨男女关系的时候,杯具发生了。就在狼神长嗥的那个月圆之夜,李卫东和小甜甜正躲在房间里刻苦钻研,可能是呻吟的声音稍微大了一点,就被起来嘘嘘的夏若冰给逮了个正着。夏二小姐一向是那种嫉恶如仇的脾气,看到李卫东嘿咻未成年少女这还能忍,一场家庭战争就此爆发。

    尽管沈甜一再解释是出于自愿,尽管李卫东也各种痛心疾首,但这种事本来就不是光凭解释能够获得谅解的。其实大家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小甜甜对李卫东的感情和依赖谁都看在眼里,姚薇沈琳还有夏若冰还曾私下讨论过,觉得小甜甜以后多半也要被那只牲口叼走,既然他都已经三妻四妾了,只要小甜甜愿意,大家倒也不至于把他们两个棒打鸳鸯啊、搞的生离死别什么的。但是必须有一个前提,就是要等小甜甜长大,现在人家还未成年呢,还是花骨朵好不好,你这只牲口就这么给采了?禽兽!

    那是一个悲惨的夜晚,李卫东被关在卫生间里面壁思过。坐在马桶上,想到接下来还不知要面对怎样的惩罚,眼泪哗哗的。痛定思痛,好不容易熬到早上六点,壮着胆子去给老婆大人们请安,可是谁都不理他,几位mm洗漱的洗漱做饭的做饭,干脆把他当成透明空气,连一向温柔体贴的姚薇、对他百依百顺的林雨萌都不跟他说话了。吃完早点,mm们背起包包一哄出门,把小甜甜也带走了,李卫东一下子就毛了,我靠,不会是要集体回娘家,把老子休了吧?

    出去追又不敢,打电话又不接,可怜巴巴的在家里一直等到晚上,mm们终于回来了,打扮的花枝招展,而且有说有笑很是开心的样子。李卫东厚着一张老脸赔笑上前,刚想拍拍马屁什么的,夏若冰就脸色一撂,拖着他的衣领直接扔进洗手间里,顺手丢进去两个面包,咔嚓锁上了门。

    第二天早上沈琳把他放出来,mm们继续出去潇洒,晚上回来,又是一言不发把他锁进卫生间。

    第三天,第四天……

    李卫东真的要疯了。打一顿骂一顿他都挺得住,只要不去告发他强奸未成年少女,不切小,什么都可以商量的嘛。可是这种精神制裁,简直比切小还难受,一连半个月,天天睡在洗手间马桶上,而且无论他赌咒发誓洗心革面还是严正抗议侵犯人权,mm们一个字都懒得跟他说,连沈甜这个始作俑者都叛变了,跑去跟大家穿一条裤子,完全不搭理他,这谁受得了!

    好吧,这可都是你们逼得!李卫东恶狠狠的想,既然……那么……

    这天晚上,李卫东继续在洗手间值班。mm们像往常一样看着泡菜剧喝着睡前奶,但是很快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这牛奶不对!薇薇,你从哪儿拿的?”

    “冰箱里啊……琳琳姐,我……头好晕……”

    “姐姐,我好热啊!”

    “靠,他给我们下药了!这死牲口,我……哎呀!”

    扑通,哗啦啦,什么东西打翻的声音。

    安静。

    ……

    “你……你能站起来么?”

    “没力气,动不了……”

    “李卫东,你想死啊你!信不信我把你……”

    “冰冰!说好不理他的,跟他废话干吗?他不是能下药么,让他下好了,我就不信他敢把我们怎么样。”

    “李卫东,你要是敢……敢那什么,我们恨你一辈子,永远都不原谅你,说到做到!”

    “对!”

    “等老娘起来的,把剩下的牛奶全给那牲口灌进去,非憋死他不可!”

    安静。

    ……

    “好热……”

    “我……”

    “别说话!”

    “可我好难受,好痒!”

    “……”

    “忍一下,有什么的,难道你想便宜那只缺德牲口么?”

    安静。呼吸声开始急促了。

    ……

    “那个,我们这几天……好像是有点过分了……”

    “过分?哪里过分?他欺负我妹妹,小甜甜还那么小!”

    “可是我觉得……”

    “干嘛,你心软了啊?他给我们下药哎!这个臭流氓!”

    “就是,我们收拾的还不够狠,明天加倍!”

    “可是……”

    “可是啥,姐你要是敢当叛徒,我就把你录音笔的事说出来!”

    “冰冰!!!”

    “额,什么录音笔?”

    “没什么没什么,头痛……”

    一些奇怪的声音响起。

    ……

    “啊……”

    “不要叫!”

    “我没叫啊。”

    “谁叫的?”

    “不是我。”

    “……”

    “薇薇,你……恩……你跟那只牲口有没有……”

    “没有!”

    “切,信你才怪……”

    “三八!”

    “萌萌,和他……和他那样的时候,会不会……很疼?”

    “……”

    “你不会自己去试!”

    “切,你没试过么?你那天和他……我都不知道……听多少遍了。”

    “冰冰!!!”

    ……

    “头好晕啊!”

    “好痒……”

    “我……嗯……”

    “要不我们……先原谅他一次吧?”

    “靠!”

    “靠毛,我牛奶喝的最少,挺得住,我是怕薇薇受不了。”

    “嗯……”

    “薇薇,能忍住么?”

    “嗯……”

    “这种药持续不了太长时间,忍一忍就好了。”

    “嗯……嗯……”

    “啊……tmd怎么这么热!”

    “嗯……”

    “靠,你不要总是嗯啊嗯啊的好不好!说句话啊行不行!”

    “嗯……他……他爬上来了……嗯啊……”

    ……

    楼顶阳台上,狼神竖起耳朵,侧着头倾听了一会,不屑的打了个喷嚏,心想:堕落的人类啊!在它脚边,一只漂亮的哈士奇正讨好的在它肚皮上蹭来蹭去。

    (全书完)

    ps:首先,最后这一章不是很纯洁,这完全是为了满足某些个别童鞋的邪恶要求,如有少儿不宜镜头,并非我本意,并在此对个别堕落的渣货表示强烈的鄙视。

    写下全书完这三个字,很感慨。戒指这本书在网文里面应该算是比较长的一本书吧,这个长不是指字数,而是时间,用了整整三年还带个尾巴。书评区有位大大堪称到数字帝,已经替俺精确到天了,说真的,很惭愧。

    我一直都是那种不求上进的人,自认码字水平不算好也不算很烂,但是不努力。我曾无数字痛下决心洗心革面,但是又一次次的食言而肥。

    我很渣,但总算,戒指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算是给三年前或是三年来追看的各位大大们一个还算完整的交代。

    老实说,这不是我的第一本书,却是我写的最痛苦的一本书。我是那种比较需要激情的写手,如果有感觉,会文如泉涌,而且写的又好又快,日更一万的时候也有过;没有感觉的时候,往往坐在电脑前一整夜,勉强憋出个一千两千字,回头一看,不好,删。

    写作戒指的过程中,恩是第一年,家里发生了一些变故,断更了很长一段时间,人也变得消沉和懒散,于是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的断更。还好,尽管断断续续,我还是坚持下来了。

    我的编辑海边一粒沙,给予了我最大的支持,没有她就没有戒指,无论是工作还是个人,她给了我太多的帮助,无以为报,只有感激。

    追看戒指的各位大大,谢谢你们三年如一日的守着戒指这个大坑,你们的点击、票票还有书评给我的鼓励,是我能够坚持下去的动力。

    感谢焕翼ssky绽羽、剑走偏锋z、hilton2003、海手、柳的粉丝、rgbsiren、南中海战士、爱神悲乐、等等打赏我的书友们,感谢你们对一本习惯性断更的书、对一个毫无人品的写手还能如此慷慨,万分感激!

    感谢纵横这个平台,让我们相遇相识,一起走过三年。

    新书已经在写,废掉了四个开头,在写第五个。不想跟大大们保证什么,反正保证了貌似也没人会信,反正,如果你们愿意看,我用更新说话。

    谢谢你们,新书见!

    本章违禁词:**,乱舔。。。

章节目录

戒指也疯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四排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排长并收藏戒指也疯狂最新章节